“一腳踏三省”是什麼體驗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“一腳踏三省”是什麼體驗
作者:  解放日報

“雞鳴三省”“三省石”“百家古鎮”,全國有42個三省交界點——

“一腳踏三省”是什麼體驗


  近日,一些“養在深閨人不知”的古道、古街、古鎮,成了不少遊客心儀的旅遊景點。更為奇妙的是,它們都處於三省交界點。在中國地圖上,像這樣的三省交界點就有42個。因省界在此相交,這些地方大多帶着濃厚的歷史人文色彩,有的自古是兵家要塞,有的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陸上重鎮。“一腳踏三省”,帶來了什麼體驗?

今年1月,雞鳴三省大橋建成。雲、貴、川三省邊陲不再“相望難相通”  新華社發

  一條長街被三省“瓜分”

  在中國,有一條街被三省“瓜分”,十分罕見。這條街叫白浪街,陝西、湖北、河南三省的交界處就在此。

  白浪街總長不過半里,街心有塊三稜石,周邊三省以這塊石頭為界劃分轄境,西北面屬陝西省商南縣白浪鎮,東北面屬河南省淅川縣荊紫關鎮,南面歸屬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白浪鎮,它因此被稱為“三省石”。繞着三省石轉一圈,瞬間跨越三省,這種感覺很奇妙。

  位於“三省石”東北面的河南荊紫關鎮,“西接秦川,南通鄂渚”,在古代是兵家必爭之地。春秋戰國時期,秦楚間往來征伐,大都通過這條路線。着名的丹陽之戰就發生在荊紫關,秦楚兩軍打得不分勝負,荊紫關往往一天之內就“易手”,早晨還是秦軍領地,傍晚就被楚軍奪去。因此有了“朝秦暮楚”這個成語。

  唐代航運的發展,讓處於丹江口的荊紫關成為全國交通中轉站,成為繁華的碼頭集鎮。而明清時期的荊紫關更是個商業重鎮,《舊志》中記載明代前期的荊紫關是康衢數裏,巨室千家,碼頭上百艇接檣,千蹄接踵,熙熙攘攘,異常繁華。這裏至今仍保留着完整的明清建築風格的五里長街。

  這個三省交界處,可謂陝之咽喉、豫之屏障、鄂之門户。三省屋舍相連,文化相融。你可以聽到電視機裏同時傳出的秦腔、河南梆子、楚劇,還可以聞到農家院裏飄出的陝西羊肉泡饃、河南胡辣湯、湖北三合湯等不同香味。在賈平凹的散文《白浪街》中,生動形象地對白浪街的風土人情進行了描述。他提到,有位陝西老漢養了八個女兒,三個嫁給湖北人,三個嫁給河南人,兩個留給陝西人,老漢因此被人稱為“三省總督”。每當子女為他祝壽時,加上女婿、外孫等,一大家子幾十口人,三省方言齊聚,南腔北調,好不熱鬧。

  一個古鎮響起“南腔北調”

  與白浪街相比,浙閩贛三省交界的古鎮,風土人情更為豐富繁多,被稱為“方言王國”“百家古鎮”。

  浙江、福建、江西三省交界點的高山深谷間,藏着一個“一腳踏三省”的古鎮——廿八都。與周莊、烏鎮等聞名的古鎮相比,廿八都藏在深山人未識。它不同於江南水鄉古鎮,帶着幾分神祕。歷史上頻繁的屯兵、商旅、移民,使得這裏顯示出“文化飛地”的氣象。

  中國的大部分鄉村或集鎮因聚族而居,同村人往往同宗,姓氏、語言都比較單一,廿八都卻是南腔北調,方言的多樣性也成為它獨有的特徵。140多個姓氏、9種方言在此匯聚,它是迄今發現唯一有百家以上姓氏的移民古鎮,也曾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陸上重鎮。不少學者稱其為“一個遺落在大山裏的夢”。

  許多人對這座古鎮稱為廿八都感到奇怪。宋代之前,這裏叫作“道成”。宋代時在鄉以下設都,浙江江山設都四十四,道成地屬二十八都,此後就沿襲這個名稱。在江山市,至今還保留着四都、八都、廿七都、卅二都等地名。

  廿八都地處浙江衢州仙霞嶺,1100多年前,黃巢揮戈南下,在浙閩間的崇山峻嶺中開闢了一條古道。沿線出產的絲綢、瓷器、茶葉等,經仙霞古道源源不斷輸向東南沿海港口。古道山路崎嶇,清代詩人袁枚形容仙霞諸峯是千盤難度鳥,萬嶺欲藏天。如今,不少徒步愛好者常沿着仙霞古道而行,一路崇山峻嶺、茂林修竹,再去感受廿八都的人文風情。

  古渡口見證時代變遷

  42個三省交界點中,有一個曾被金庸寫入了武俠世界。許多人聽説風陵渡這個詞,源於《神鵰俠侶》中那句“風陵渡口初相遇,一見楊過誤終身”。風陵渡,位於山西、陝西、河南三省交界處,在黃河東轉的拐角上,這裏曾是古老的交通要津。

  風陵渡,曾是黃河上最大的渡口。在水運年代,地位類似今天的公路、鐵路、橋樑等。萬里黃河,九曲迴環,風陵渡渡口周邊的地理形態,使得它天然劃分了山西與陝西、河南的省界。站在風陵渡渡口望去,黃河之水滔滔,對岸不遠處就是中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十大古關隘之一——潼關。

  金朝趙子貞在《題風陵渡》一詩中這樣描述:“一水分南北,中原氣自全。雲山連晉壤,煙樹入秦川。”山川地理巧妙的安排,造就了這座與華夏民族同樣古老的歷史名渡。有多古老?“風陵渡”的誕生,與傳説中五千年前的華夏領袖黃帝有關。傳説涿鹿之戰中,黃帝的功臣風后發明了指南車,助黃帝大軍大勝蚩尤。風后犧牲後,築封陵厚葬于山西芮城,故名“風陵”。

  風陵渡是中國歷史上最早載入史冊的渡口之一。秦、漢兩朝均曾定都長安,風陵渡面對潼關,為京城門户。早在西漢初年,全國還沒有統一時,漢高祖劉邦便迫不及待地在潼關、風陵渡設立管理機構,名為船司空衙門,專門管理潼關與風陵渡之間的航運。風陵渡從此正式成為官渡,納入了朝廷管理序列。

  從經濟地位上説,古代山西比風陵渡更重要的渡口還有很多,但是風陵渡地位不斷增強。“原因是這裏的河岸固定,甚至堪稱‘千年永固’。”作家魯順民曾在專欄文章中介紹,“風陵渡所在地,實在是幸運。這裏就像‘颱風之眼’,周圍水流湍急,但這個角落的河水卻一派温婉氣象。”

  1994年11月,風陵渡黃河公路大橋橫架南北兩岸,風陵古渡口才退出了歷史舞台。如今,這片黃河灘成了集生態農業、旅遊休閒於一體的景區。從古至今,變化了的是人們的生存方式,不變的是千古流淌的黃河水,奔流不息,風姿依舊。

  西部大省交界於自然保護區

  幾省交界處,各有山川河流,別有風景與風情。還有一些交界處,有自己的自然風光與獨特之處。 新疆、青海、西藏交界之處當然不是人流密集的市鎮,而是天地蒼茫、人跡罕至的自然保護區。這三省的交界處位於可可西里與阿爾金山保護區,可可西里是中國建成的面積最大、海拔最高、野生動物資源最豐富的自然保護區之一。這裏因高寒乾旱,人類無法長期生存,也被稱為“生命禁區”。對於藏羚羊、藏野驢等野生動物來説,可可西里則是世代生存的家園。 雲南、貴州、四川三省的交界點是一個大峽谷。這裏石壁擎天,悠悠赤水河從谷底穿行而過。大峽谷有個獨特的名字,叫雞鳴三省大峽谷。所謂“雞鳴三省”,指早晨雄雞啼曉,三省皆可聞聽。歷史上此地召開了重要的雞鳴三省會議,它也是遵義會議的延續,承載着紅軍長征的重要記憶。今年1月,橫跨峽谷的雞鳴三省大橋正式通車。從此,這三省邊陲的偏僻之地,不再是“相望難相通”的地理死角。

  在“梨都”安徽省碭山縣,有一口打在蘇魯皖三省交界座標上的井,稱之為“三省井”,當地人又稱“團結井”。清洌的井水,可供三省三縣的農民取用,成為友誼長存的明證。(摘編自《解放日報》)


編輯:徐冬梅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上一篇:迴歸田園 擁抱鄉愁
下一篇:沒有了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